罗KiKo

先说爱的先不爱了,后动心的却不死心。

【怠惰组/黑真】再一次

※轮回设定

※原创

※挺短的

※大战80年后

事不宜迟,开始吧

在80年前,人类曾经历与吸血鬼生死对决,只是弱小的人类反抗无能,唯一能与他们匹敌的就只剩下城田真昼和他的伙伴。

绝望的人类只能祈求上天保佑,一边抱头痛哭

——合不来…真是弱小…

包括Sleepy Ash的Eve

80年前,人类的英雄城田真昼战胜了椿,却…在怠惰的真祖怀里死去。有人说是怠惰背叛了他,有人说怠惰杀了他。

也有极小数人说,Sleepy Ash他,哭了

那天过后,人类获得了真正的和平,为了纪念拯救日本的英雄,给他打造了巨大的雕像,只是不到第二天,雕像被毁。

——不要让我看到他…
这便是他的理由

然后,80年过去…

“今天由谁会来帮老师清洁课室?”
“好麻烦啊,反正我们一定不用”“一定是他啦”“对对,他一定愿意”“是他没错了”
一声声喧哗从课室传出,今天为了学园祭的准备,每班都要打扫课室
“你们一个两个别吵了”
声音一响全员闭上嘴,等待他们期待的发言
“虽然很麻烦,但简单想想可以帮上忙就只有我吧!”
“我就知道~”
“哇,辛苦了,这种工作果然就只有你啊”
“哈哈哈,就是就是,这么麻烦也要做”
说话的人与真昼有几分相似,不对,是十分相似。要说哪里不同就应该是现在头上有满满十字路口吧
“就是因为你们都不做,所以才会这么麻烦啊!”
“但是麻烦你也做啊”全员回答

放课后

“果然真昼很爱多管闲事呢~”
“所以我说了多少次我不是叫真昼啊!樱哉!”
“啊…哈哈…我错了还不行吗~和真不要生气啦~”
“真是的…一开始记错就算了,我们都认识了五年了!还念错!话说你说的真昼…跟我好像?”
“是挺像的啊~”
“那现在他人呢?”和真突然问道
一阵沉默,樱哉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些哀伤
“死了…”
“对不起…”得知答案后又是尴尬,然后打破沉默是和真
“我今天要回家收衣服呢,明天见”
“噢…噢!明天见”
棕色的身影已越走越远,直到连影子也不见,他才开口说话
“真昼…”

“今天好像要下雨了,为了避免麻烦要快点才…”
“喵…”
曾经他,好像在哪听过这种叫声,和真走过一条小巷,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发现的是看上是看上的虚弱的小黑猫,虽然很麻烦,但他也小心翼翼把抱走它回家

“嗯…喵…”
“要醒了吗?你不要死啊,死了会很麻烦的!”
〈那你就别多管闲事啊…〉
“喂喂!吃点东西吗?你好像快死的样子”
〈你对着一只猫说话真白痴…〉
“对了,为什么你会带着破烂的铃铛?主人的吗?”
“我真是傻啊,对只猫说话”
〈合不来…〉
“你先等等,我找个新的给你”
〈喂喂…别碰啊…〉
当小黑睁开疲倦的双眼时,看到了熟悉的房间。熟悉,很熟悉,只是多了电脑等科技用品,一切都太熟悉了,他感觉自己曾无数次在这睡,他站起走出了房间,与阳光合不来的他一边躲避阳光的照射
“啊呢?你怎么走出来了”
他感觉曾经在哪看过这小猫,它感觉曾经在哪听过这声音
抬头一看,耀眼的灯光刚好挡住了他的脸部
“对了”
抬手一抱,把小猫抱高像是要宣言一件事,人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一瞬就如同当年一样,那位阳光的少年
“你的名字就叫小黑吧!”
【你的名字就叫小黑!】
都想起来了,那天也是这样,他们的命运就是这么开始。曾经那个属于自己的Eve,自己的恋人,他赐予他名字,赐予他爱情,一切都是他给的,曾经他也是叫自己小黑,这是他改的名字,那个破碎的铃铛也是他亲手带上的,那位叫真昼的人,曾死在他怀里
“你…”
“嗯?诶?诶诶诶诶诶?!”和真惊讶的放开双手,吓到向后倒,不小心拉开了窗帘布,然后又吓的看着变回人形的小黑
“你…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熟悉的画面
“真昼…?”
“你是在叫我吗…?”
“麻烦死了…合不来啊…”
“这是我的台词啊!真的麻烦死了!但你倒是简单易懂的解释啊!”
“吸血鬼…”
“噢噢这样啊,等等!你该不会想吸我的…”
“才不会,谁要做这种犯罪的事啊”
“你给我做啊!”
那天他们也是这么对话,小黑已经觉得熟悉得不可思议,不禁问起他的名字
“名字…”
“啊?”
“你叫什么?”
“我吗…我叫和真”
看吧,真相似

“你是小…”
“别叫我的名字。”他已经不想再跟别人签订契约了
“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字啊,我看你是只猫才叫你小黑…”已经…
话语未落,两条蓝光锁链连在一块,5秒不够,好像在证明他们断不了缘
“你…真是蠢到家啊…”
“刚才那是什么啊!”动作语气都和他一样…为什么?
“你是…真昼?”
“所以你们为什么都弄错我的名字啊…我叫和真!不是真昼!你简直和樱哉一样啊…”
“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简直和樱哉一样啊”
“那个绿毛…你是真昼吧,绝对”
“我不是!你认识樱哉?那就是说也知道那叫真昼的人怎死吧”
“。。。嗯”
“告诉我吧,简单易懂地,长篇大论很麻烦”
“和你合不来啊…”
“那么现在跟我合得来啊小黑!我想和你合得来!”
“为什么…”
“就是这么觉得!”
“真昼他…是我原本Eve,就是主人的存在。顺便一提我们是恋人”
“噢噢,这样啊这样啊…等等!你是男的…他…”
“嗯”
“那他是怎么…”
“太温柔了,那家伙”有多久没有提起真昼,小黑本身也不清楚,只是每次说出他的名字,眼中总是有着说不清的溺爱
“帮我阻下最后一击,死了”真是简单易明
“那刚才那是什么…”
“临时契约,24小时内不吸你血就可以解除契约”

“这样吗,不是很简单嘛”
“不过…”
“嗯?”
小黑停顿了一下,把和真拉倒自己怀里
“真昼…”
“所以我说了我不…”被小黑抱着,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本能反应摸了他的头
“怎么了,小黑”
“对不起。”
“嗯,没关系”
没关系,好像真的是真昼的真心话一样,嗯没关系,嗯我不怪你
“我们来契约吧”
“诶?”
“嗯”
简单而不麻烦…这是和真的宗旨
“不不不,我不是真昼啊,我叫和·真,而且感觉一点都不简单很麻烦!”
“不,你会答应的”虽然说出口很平淡,但却十分肯定
“小黑…说到底我真的不是你说的那位英雄”
“我知道”
“你跟别人契约真的好吗”
“嗯”如果是和真便没关系,要说为什么的话
“我明白了…虽然很麻烦…但简单来说就只有我可以吧”
他可是真昼的转世啊
“嗯”
“小黑,你说跟我合不来对吧!从现在起!我一定要和你合得来!”多么阳光的笑容。。
小黑张开口,露出锋利的尖牙,认真闻了一会,在肩膀处等了下来,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咬下去。
“呜…”痛楚慢慢蔓延全身,使劲抓着小黑的背
每人血的味道各有不同,人类各至都有不同血型,不同细胞。一模一样的从未遇过
但…他遇到了,这是真昼血的味道
“契约达成”
“多多指教啊,小黑!”
“噢…”

啊啊,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明

那么神明大人能否饶恕我的罪行

让我继续贪图这份温柔

让我再一次,好好保护他

再一次,让他爱上我

——END——
作者话:感谢看到最后的小伙伴们~这是第一次作的BL文,请见怪不怪ヽ(〃∀〃)ノ轻喷啦
可留言告诉我感想哟٩(ˊvˋ*)و

死亡(梅利伊丽)

死亡是什么?
有人说死亡是绝望的开始
有人说死亡是种解脱
有人说死亡是为了放弃一切
那到底…死亡是什么?
*
天空乌云密布,慢慢开始下起大雨
梅利奥达斯只是好静好静的站着,看着他面前的这个银发女人,她就躺在那根白柱旁,就如同…如同利兹那时的一般
和利兹的死法不一样,伊丽莎白身上的洞口比上次还要多,血止也止不住,慢慢等待死亡的来临
我们来看看数分钟前
——————————————
和十戒的最后战斗开始同时也是结束
剩下的艾斯塔罗萨用尽全身的力气给梅利奥达斯最后一击,可是被伊丽莎白用身体挡住了
“伊丽莎白!”梅利奥达斯快速接住伊丽莎白,然后把她放在那根柱上
【原来…这就是死吗…?】
【有点恐怖呢…】
【但是…也不赖吧…】
“伊丽莎白?骗人的吧?”
“对不…起…梅利。奥达斯。大人…”
“不要啊…伊丽莎白…”
“为什么要哭呢…?”
“请…不要哭…梅…利奥达斯…大人…我最…喜欢…你了啊…”
“最后可…以见…到梅利…奥达斯大…人…真的是…太好了…”
【可能死…也不错嘛…终于解脱了…】伊丽莎白慢慢闭上那双明亮的眼瞳
“伊丽莎白…?”
—————回忆完结—————
“呐…伊丽莎白,张开双眼吧…”
“伊丽莎白…”
“不是说好要一起开店吗…”
“我不是说过为了我活下去了吗…”
“我不是…说过没了你没生存意义了吗…”
“喂…伊丽莎白…”
不管怎样叫,伊丽莎白也再没有张开那眼睛,没有再发出她甜美的声音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愤怒的情绪不断泄漏,黑暗不断覆盖天空
在梅利奥达斯就快失去意识时
好像…隐约听到伊丽莎白的声音…
“梅利奥达斯大人,请你活下去”

END
————作者有话—————
伊丽莎白死了
梅利奥达斯暴走
非常经典的结局
但伊丽莎白死了…宝宝好心疼!

我不是她,你不是她(梅利伊丽)

“利兹大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是啊…她简直是伊丽莎白相反面呢,但是…也有一样的地方哦”
“诶?”
“她都很坚强,你也一样呢,伊丽莎白”
“坚强?我吗?”
【但我不是她】伊丽莎白心里涌出一股想法
【我不是那个伊丽莎白…我不是…】
“没错…”
【为什么你要露出这种温柔的表情…】
【多么残酷的温柔啊…】
*
黑夜来袭,繁星照亮大地,猪帽子亭已经关店。热闹的客人们早已离去,剩下的只有宁静的气氛,把一切都收拾好的伊丽莎白,走上长长的楼梯,而今天这条楼梯走得特别的久。
她终于走到房间的门口,身为房间的主人,却不懂用什么心情进去。今天的信息实在对自己来说有点庞大,脸上仍存在滚热,伊丽莎白调整好心情,打开了门。在门后的梅利奥达斯早已在床上等待着她
“哟!伊丽莎白,来得很晚呢!”
“是,梅利奥达斯大人”
“那么,快点来睡吧”
“嗯!”伊丽莎白走到床边拉起被子,躺着梅利奥达斯的旁,闭起了双眼,愿发个好梦
*
『利兹』
【梅利奥达斯大人?我是伊丽莎白…】
『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不是利兹大人…】
『为什么要抛下我』
【梅利奥达斯大人…请你看清楚点…我】
『利兹为什么…』
【不是…】
『对不起…保护不到你』
【利兹大人…】
伊…伊丽…伊丽…
【谁在叫我?】
伊丽…莎…快…醒
【是…是谁??】伊丽莎白不安地睁开眼睛
*
“伊丽莎白!快点醒醒啊”梅利奥达斯不停摇动伊丽莎白
“梅…梅利奥达斯大人?”伊丽莎白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他担忧的双眸
“呼,你没事吧?你干嘛突然哭了?”梅利奥达斯他像像是放松了一样,坐到床上
“诶…?我吗?”举起手轻抚自己的面庞“哎呢…”
“伊丽莎白发恶梦了吗?”
“不…”【趁这个机会问清楚吧…】
“梅利奥达斯大人,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希望你可以认真回答…”
“怎么了?突然这么认真”
“我是…其实我…我是利兹大人的替代品吗?”
“诶?”梅利奥达斯像定格了一样,如果细心看的话,可以见到他微微的震动
【是吗…】
“我明…”“不是”
“诶?”
“伊丽莎白就是伊丽莎白,就是这样”
“但是梅利奥达斯大人…”
“伊丽莎白,在我心中你一直都不是利兹的替代品哦,虽然你们的确长的好像,不过你就是你吧?所以伊丽莎白你也不用这样想。”梅利奥达斯微笑说道,然后摸摸伊丽莎白的头
【梅利奥达斯大人好温柔呢,这是属于我的温柔吗?】
“谢谢你,梅利奥达斯大人…”
没错,你不是她,我不是她
她是伊丽莎白,可是有个利兹的名字
我是伊丽莎白,不过我就是我

END

———作者有话———
第二次的梅利伊丽
有时在想伊丽莎白到底是不是利兹的替代品
漫画也有说过伊丽莎白是利兹的转世
但是我觉得
伊丽莎白并不是利兹
她们都是不同的个体
没有理由说明伊丽莎白是利兹的替代

你愿望放开她双手?下(梅利伊丽)

这都只是女神使徒的一个小小的愿望,神会帮她实现吗?
伊丽莎白张开双眼,原本在她旁边的梅利奥达斯已经早早离开,床上的温度早已消散
【梅利奥达斯大人这么早就起床了?】
伊丽莎白走了下床,整理好被子,换下店服…
【是不是已经不用换店服了…】
伊丽莎白低着头,决定穿上这件衣服,把全部准备好后,她慢慢走下楼,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店内。
*
“哟!伊丽莎白,走吧我送你去城堡”转身就看到的是头上顶着两条小可爱的梅利奥达斯
“啊…是…”伊丽莎白儘量不令自己有伤心的感情
他们走出猪帽子亭,殊不知他们的身后,有四个人的目光看着他们
“伊丽莎白…团长…”
“切,团长你这个笨蛋”
“团长真的要送走公主大人吗…”
「这样不好吗?」
“高瑟你怎么可能会明白!”戴安流露出担心的表情
“冷静点,戴安”金在空中阻止
“这也没辨法,这是团长决定的”
“班!我们一定要说服团长啊!”戴安大叫
*
猪帽子亭的门打开,打开的同时还发出「铃铃」的声音
“团长!”
“怎么了?戴安”
“我们去接回伊丽莎白吧!”
“不能吧?她在那里安全得多了”
“团长不也是…你也想留住伊丽莎白啊!”
“你在说什么傻话?”
“团长你这…你这大傻瓜!!”戴安大力打了下去
“冷静点戴安…”金在想去阻止,但…也阻止不了吧
“难道我又说错了什么…”梅利奥达斯从地爬上来,然后他继续说“和伊丽莎白的约定己经完成了,我也没有义务再和她旅行”
“团长,你的手在你说这番话时己经握紧了”班走上前,指着梅利奥达斯的手吐槽着,梅利奥达斯沉默
“你这个死猪!还记得和伊丽莎白酱的约定吗!”
“霍克…?不就和她一起寻找七原罪…诶?”
“团长!我们才六个人,那约定还没完成吧!”
“团长♪”
“团长!”
“伊丽莎白…”梅利奥达斯走出窗外“霍克妈妈!”
“太棒啦!”戴安开心跳起…(误…
——后记——
“今天七原罪就要离开王城”巴尔多拉说
“离开王城?是去那?!”
“亚瑟王的国家,恰梅洛特”
【怎么会…梅利奥达斯大人!】听后伊丽莎白跑了出去
“等等,你要去那”
“因为,今天就要出发…也太过!连告别也!”
“告别只会分离更伤心”“但是!”
“新的旅程想必会比以前更一次地艰难辛苦吧,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梅利奥达斯才下定决心,决定独自一人启程…”『砰』巨大的声音从城外传出
“发生什么事!”窗口看到的是绿色的物体
【那个…难道是霍克妈妈!】伊丽莎白跑去窗边
“伊丽莎白!”
【这个声音…梅利奥达斯大人…】伊丽莎白向上看,梅利奥达斯用梯子爬了下来
“梅利奥达斯大人!”
“哎呀,我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了,我们还没集齐七个人吧”
【诶?也就是说…】梅利奥达斯看了看
“你…会跟我们一起来吧?”伊丽莎白眼里出现泪光,不过这是快乐的
“是!”

END
——————作者有话——————
嘛…这样就完结了~后记是和动漫里的一样,大约…
这篇是因为个人想补脑洞,才作的。一样在想伊丽莎白在离开前那一晚是怎样想~
这章END了,可能会有下一章吧?

你愿意放开她双手?中(梅利伊丽)

怎么会想放开啊…
怎么会想放弃啊…只可惜命运不能让他选择,他可是一个大罪人,命为愤怒的罪人,难道神会接受一个罪人的愿望?我想也不会吧。正因为不想分开才会心痛,正因为不想失去才想去保护…难道不是吗?对吧…利兹
当梅利奥达斯回神过来时,客人也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伊丽莎白在收拾,梅利奥达斯心里过意不去,今天一整天都神不守舍。伊丽莎白应该好辛苦吧?
*
“伊丽莎白剩下交给我就行了”
“不…梅利奥达斯大人今天好像好累的样子,我是没关系的,请你去休息一下吧”
【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你不要勉强哦,今天一整天都是你在忙吧?晚上我来就好了”
【但是梅利奥达斯大人…今天已经是…】
“我想再收拾一下…”伊丽莎白眼眸显露出失落的表情
“那,我明白了,明天你还要回皇城可不要累坏哦”转身那一刻,梅利奥达斯咬紧牙齿,走着比平时还要勉强的步法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挽留她…】
*
“这样就行了”伊丽莎白用了大约一小时的时间收拾,店里也变得干干净净了
“伊丽莎白?还没睡吗?”进来店里的是缩小后的戴安
“戴安?我刚刚才收拾完店里嘛”
“呐…伊丽莎白”
“嗯?怎么了?”
“你真的要离开回到皇城吗…”
“嗯…”
“你不要离开嘛!我想继续和你旅行!”
“其实…我也不想离开…”
“那!”“但是!”伊丽莎白脸上流出暖暖的液体
“我已经…没有留在这的目的了…”
“伊丽莎白…喜欢团长吗?”戴安提问着
“喜欢…”伊丽莎白看着戴安的双眸
“那没问题了!你昨天还未听完我的话了”戴安低着头
“团长他啊,在你被带走时可是十分生气哦!”她的嘴巴露出弧度
“梅利奥达斯大人他…?”
“所以明天我一定会说服团长的!你要在皇城等着我们!”
“我知道了!”伊丽莎白擦擦眼睛
“你也累了吧?回去睡吧”
“嗯~”
*
伊丽莎白回到房间时,梅利奥达斯已经睡得甜甜了,她慢慢换下自己的睡衣,走到床边
【霍克酱今天没有为梅利奥达斯大人缚绳呢】
为了不弄醒他,伊丽莎白缓慢地走上床,然后闭上眼睛。可是不一会,她感觉到背后传来温柔
【原来是梅利奥达斯大人啊…】
“伊丽莎白…对不起…对不起…”梅利奥达斯说起梦话
【不要对不起哦…梅利奥达斯大人】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一定在你身边】
【你明天会来接我吗?】
这都只是女神使徒的一个小小的愿望,神会帮她实现吗?

TBC

冷静怪叔叔吗?这形容真是适合呢…
不过梅利奥达斯还是一如既往的帅啊~

你愿意放开她双手?上(梅利伊丽)

“利兹”
“梅利奥达斯吃饭啰!”
“利兹”
“梅利奥达斯快过来!”
“利兹…”
“梅利奥达斯…”
“抱歉…利兹!”梅利奥达斯从梦中苏醒,流出久违的眼泪,看了看睡在身旁熟睡的伊丽莎白,不禁流露出担心的表情
【伊丽莎白…如果我再次守护不了…】
梅利奥达斯摇摇头,为了不惊醒伊丽莎白,他决定慢慢落床,再为伊丽莎白整理被子,然后擦擦脸上的眼泪
【对了,伊丽莎白明天就要回皇城呢】
【她应该很高兴】
【我也不用再保护她了…】
【我真的愿意放开吗…】
梅利奥达斯在心中出现了个疑问,真的要放开吗?真的就这样算了?
*
只见床上那位如瀑布般长发的女孩动了动,揉揉眼睛“梅利奥达斯大人…早安…”她的声音像针一样刺痛着梅利奥达斯的神经“哟!伊丽莎白,早晨!”
“梅利奥达斯大人也起得好早呢”伊丽莎白走下床
“嗯嗯”梅利奥达斯一本正经揉着她的胸部
“梅…梅利奥达斯大…大人…”一股害羞的情绪从心浮现出来,而梅利奥达斯也满足了他的欲望后,恋恋不舍放开双手
“那,你也快点换完衣服下去吃早餐吧”
“啊…嗯!”从刚才反应过来的伊丽莎白,拿起衣服准备换上店服
*
这一天也一如既往进行,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梅利奥达斯的心情却产生变化,客人点餐时不时听错,做的料理也变得不好看,大家都以为梅利奥达斯吃错药了
“喂♪团长~”
“怎么了?”团长拿起酒瓶,一口一口喝完一瓶酒
“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团长呆了呆,看着正忙得很的伊丽莎白
【对呢…确实吃了一个不得了的药…】
“不”
“但是♪你今天超~奇怪的”班趴在梅利奥达斯身上
“班,你喝醉了”
“不,我是认真的”班站了起来,突然认真起来
“团长,你真的不后悔吗”班继续说下去
“明天公主大人就要走了吧,你确定要让她走?”班坐下来,看着团长表情的变化
“这样她就不会受伤了”
“你这种人…迟早后悔也来不及”班拿起一瓶酒,一边喝着一边走上楼
*
【不令自己后悔?如何不令自己后悔】
【我的目的不是达到了吗】
【让伊丽莎白平安】
【完成我和她之间的约定】
【她跟着我们这些大罪人只会伤痕累累】
【没错…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梅利奥达斯无意中握紧拳头
【梅利奥达斯你真的想放开吗?她温柔的双手…】
怎么会想放开啊…

TBC